當前位置: 首頁» 學術點擊

《中國中醫藥報》9月30日第三版刊發我校翟雙慶教授文章:《黃帝內經》核心觀念是打開中醫理論的鑰匙

發佈時間:2019-11-11

  在醫家構建中醫理論和臨牀實踐的決策過程中,中醫理論的核心觀念是中醫思維所有要素中,所佔比重最多的部分。

  •《黃帝內經》的核心觀念是中醫理論的靈魂與關鍵,也是中醫理論不斷傳承、不離其本的保障。後世醫家的理論創新,無不是在繼承了中醫核心觀念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而來。

  中醫藥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中醫理論的核心觀念則是打開中醫理論、知識、文化、智慧的鑰匙,是保證中醫療效的關鍵所在,是中醫理論不斷傳承的重要保證。通過對各歷史時期醫學理論特點的考察發現,《黃帝內經》核心觀念是打開中醫理論的鑰匙,其內涵在中醫理論的發展過程中始終保持不變。

  核心觀念是指在象、陰陽、五行、精氣學説的基礎上,結合醫學研究的對象,從功能、運動變化和整體的角度認識和説明生命現象,並將和諧、平衡的思想貫穿其中。系統思維、辨證思維、邏輯思維等現代人的思維在中醫思維中均有涉及,但核心觀念是中醫思維模式的核心部分,是思維模式中最具中醫特點的部分,反映了中醫學科的價值取向及中醫學科的內涵。在醫家構建中醫理論和臨牀實踐的決策過程中,核心觀念是中醫思維所有要素中,所佔比重最多的部分。

  《黃帝內經》核心觀念的基礎

  象、陰陽、五行、精氣是中國古代哲學中的重要內容,醫家將這些內容引入中醫之中,與醫學知識相結合,形成了中醫理論中的獨特思維模式。

  “象”是古人認識世界的重要途徑。中醫理論中,象分為“物象”和“氣象”,即形質與功能之別,傳統思維輕形下重形上,即所觀察的“象”,主要為功能之象,而非形質之象。同時,在談物象之時,也是通過物象來説明其中的功用。如對草藥中“花”類藥外形的探討,主要在於通過花的外形,説明花類藥大多具有輕輕上浮的功效。

  中醫作為應用科學在解剖形態方面研究和認識確實存在着缺憾,即重“氣象”大於重“物象”,但也有其一定的優勢。它從功能上進行宏觀而綜合的調節,這種論治思路,對於多系統、多臟器、多組織的複雜病變,精神系統、內分泌系統、免疫系統以及原因不明的疾病等,均顯示出不凡的療效,不但具有使用價值,在醫學模式轉變的今天更有深刻的學術意義。如《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中提到“風勝則動”。即觀察到“肢體震顫”“痙攣”“屈伸不利”“頭暈目眩”等病症都有“動”的特點。自然界中風的特點也是“動”。為此,以自然界的風的特點來認識這些病症,並認為引起這些病症、治療這些病症的關鍵在於“動”的特點,即引起病症的關鍵在於風,治療的關鍵也在治療“風”。

  精氣學説盛行於先秦時期。《黃帝內經》運用精氣學説的原理與方法,認知天、地、人的構成和運動變化。更重要的是通過氣的生成、運行、變化以闡釋人體的生理、病理,進而指導臨牀診治與養生。氣是天地萬物的本原,是生命的基本條件。如《素問·寶命全形論》提到“人以天地之氣生。”由此也説明宇宙萬物的整體性、統一性,這也正是“天人合一”“天人相應”的理論基礎。

  陰陽學説肇始於商周,陰陽作為古代哲學的一對範疇,用以概括自然界相互關聯的某些事物或現象雙方的屬性特徵。《黃帝內經》把陰陽學説引入到醫學領域,作為認識人體生命活動的一種方法論,運用陰陽之間存在的交感、對恃、互根、消長、轉化等關係,廣泛用來闡釋人體的生理病理現象,並指導臨牀診斷和治療。如《素問·至真要大論》雲:“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疾病的發生,從根本上説是陰陽的相對平衡協調遭到了破壞,出現偏盛偏衰的結果。所以在診斷疾病時,最重要的是先分清陰陽,辨識疾病究竟是陰證還是陽證,治療時總的原則就是要恢復“陰平陽祕,精神乃治”的協調狀態。

  五行學説是戰國至秦漢時期很有影響的哲學思想,以數術的方式來説明宇宙的根本秩序,強調事物之間的相互影響與聯繫。中醫理論引入五行學説,按五行屬性類分天地人中眾多的事物,從而將人與自然界緊密聯繫起來,構建“四時五臟陰陽”整體觀並運用五行的生克乘侮及勝復理論説明事物之間的相互影響與聯繫,從而指導疾病的診治、預防,分析和掌握藥物的作用機理。如著名的《素問·至真要大論》病機十九條提到“諸風掉眩,皆屬於肝”,其中“眩”,明代張介賓注為“運也”,即頭暈目眩之意,仍屬“動”的表現。人體肝在五行屬木,與風象相應,在人體主筋,因此,“風”“動”的有關病證也就與“肝”有了關聯。

  《黃帝內經》核心觀念的關鍵

  “功能”“運動變化”“整體”“和諧、平衡”是核心觀念中的重要內容,其四者之間的關係式:中醫思維以“功能”為基礎,以自然界的現象和生命活動的現象為基本的認識角度;在此基礎上,在時間維度強調從“運動變化”的角度認識個體的生命活動過程和自然界中各現象的演化,在空間維度強調從“整體”的角度認識個體內部、個體之間、個體與自然界之間的關係和生命活動現象。“和諧、平衡”作為判斷認識、決策正確與否的最終標準,貫穿於認識事物、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始終。

  從功能角度把握生命規律:對自然界現象、生命現象及與其相聯繫的各方面進行觀察,然後把觀察內容中的“共相”提取出來,按其形態、功能、格局、演化方式進行分類,並將具有代表性的、具有共相的“類”,用象徵性符號、圖象或有代表性的具體事物表達,進而以類相推,探討生命現象的機理。這些現象中包含“物象”與“氣象”,但更加重視“氣象”。例如中醫理論中有從解剖認識人體的論述,但中醫更強調從功能認識人體生命規律。舉凡“藏象”“經絡”“四氣五味”“升降浮沉”“歸經”等,皆歸“氣象”的表述。如《類經》中論述到“象,形象也。藏居於內,形見於外,故曰藏象”。

  從運動變化的角度把握生命規律:中醫理論認為世界萬物都處在運動變化之中。《素問·六微旨大論》中論述到“成敗倚伏生乎動,動而不已,則變作矣”。闡述了運動是物質存在的形式和固有屬性。古代醫家以此來分析研究生命、健康和疾病等醫學問題。如闡述氣機的表現形式有四種:升、降、出、入,即“升降出入,無器不有”。再如醫學理論中,明確表述了生命的運動變化原理。如生命過程的生長壯老已,生理活動的臟腑經絡氣血升降出入等。如《靈樞·順氣一日分為四時》中論述到“夫百病者,多以旦慧、晝安、夕加、夜甚”。闡述了一日之內疾病病情變化的規律。此外,辨證論治體現中醫診治動態觀。證是疾病過程中階段性病機的概括,它雖然具有一定穩定性,但隨病變而變;同時證本身的形成與內外環境的時序流轉、地域空間轉變也有密切關係。

  從整體的角度把握生命規律:中醫學的整體觀念源於把生命現象放在其生存環境,即自然、社會中所進行的觀察活動,並接受中國古代自然哲學的指導,將對這種觀察結果的分析引向理性認識的層次,形成“天人一體”“人自身一體”“形神一體”觀。如《素問·寶命全形論》中提到“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

  從和諧平衡的角度把握生命規律:和諧平衡是評判人體健康、疾病轉歸等確的最終標準。如身體情況並無不正常的表現,但陰陽不能平衡,沒有達到和諧平衡的狀態,中醫也會認為其並不健康。中醫理論認為疾病在於人體和諧的狀態被打破,出現太過或者不及,繼而導致疾病。即《素問·經脈別論》中提到的“生病起於過用”。如風、寒、暑、濕、燥、火在正常情況下被稱為六氣,是四季正常的氣候表現,也是自然萬物生化活動所賴以依存的外界條件。但在六氣過度變化,超過正常範圍時,六氣變成為致病因素導致生物生化活動的失常,以及人體疾病的發生。再如治療手段並不能使患者最終達到和諧平衡,則這種治療方法不會被中醫醫生選擇。和諧、平衡是治療的最佳目標。《素問·至真要大論》中提到“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該段經文闡述了中醫通過調整陰陽偏盛偏衰的情況,使之歸於相對平衡的正常狀態。如對於氣機失調諸證,調暢氣機,恢復臟腑陰陽氣血平衡,則是根本治法。

  傳承中醫經典是傳承核心觀念的重要途徑

  傳承中醫經典是傳承核心觀念的重要途徑,其主要體現在中醫理論形成時期,經典著作是核心觀念的載體,並且中醫經典更提供了運用核心觀念的範式。後世醫家在研習經典、運用經典的過程中,領悟核心觀念的應用方式。

  在中醫理論體系形成時期,當時的醫家以核心觀念為基礎構建醫學理論,形成了《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等中醫經典著作。中醫經典也提供了以核心觀念為主導的認識人體和疾病範式。例如《黃帝內經》中提出以陰陽理論認識人體,《素問·五運行大論》“夫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萬。天地陰陽者,不以數推,以象之謂也”,“以象”的方法是一種從現象到本質的分析方法,主要用來分析和揭示事物現象背後的內在本質及其變化規律。再如《素問·痹論》中論述到“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其風氣勝者為行痹,寒氣勝者為痛痹,濕氣勝者為着痹也”。這裏對痹證的認識,是從痹證表現出的症狀來分析,得出痹證是由風寒濕三種邪氣導致的,而非直接從痹證的致病因素考慮。這一點就體現了《黃帝內經》象思維的思維方式。《傷寒雜病論》中提出疾病的治療原則是“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這一條強調治療疾病,要從動態的角度考慮,根據具體的情況“隨證治之”,不能拘泥於一時的情況,機械地使用原方用藥。

  後世醫家通過研習和實踐《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等中醫經典,領悟核心觀念的應用範式。如孫思邈在《備急千金要方》中論述道:“凡欲為大醫,必須諳《素問》《甲乙》《黃帝針經》……張仲景、王叔和……等諸部經方……如此乃得為大醫。若不爾者,如無目夜遊,動致顛殞。次須熟讀此方,尋思妙理,留意鑽研,始可與言於醫道者矣。”再如後世醫家通過對《素問·咳論》中“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此皆聚於胃,關於肺”的研習,領悟咳證的診治思路。如林珮琴在《類證治裁·咳嗽論治》中論述到“蓋肺為貯痰之器,脾為生痰之源……因痰致咳者,痰為重,主治在脾;因咳動痰者,咳為重,主治在肺。”“治外因嗽,感風者,辛平解之……治內因嗽……土虛不生金者,胃用甘涼。”由此可見,歷代醫家對通過研習中醫經典著作,領悟中醫核心觀念的應用範式,並將其應用於臨牀提高臨牀水平。

  傳承核心觀念是發展中醫理論的重要保障

  《黃帝內經》的核心觀念是中醫思維的核心,貫穿中醫理論體系的各個方面,是中醫理論的靈魂與關鍵,也是中醫理論不斷傳承、不離其本的保障。中醫理論的核心觀念在《黃帝內經》中有集中體現。例如《黃帝內經》認為人體是一個有機的自組織系統,人與天地是一個整體,《素問·五常正大論》提出了“化不可代,時不可違”,《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提出了“治不法天之紀,不用地之理,則災害至矣”等著名論斷;《黃帝內經》認識人體重在功能性的表述,《素問·五藏生成篇》提出了“五藏之象,可以類推”;《黃帝內經》認為世界萬物是運動的,《素問·六微旨大論》提出“升降出入,無器不有”等論斷。

  後世醫家的理論創新,無不是在繼承了中醫核心觀念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而來。如宋明時期,醫家以核心觀念為主導,再吸收當時主流思想後,提出了很多創新性的理論。例如劉完素以功能表現、運動變化觀為基礎,闡釋《素問·至真要大論》中“病機十九條”的內容,探討六淫之間的相互轉化及火熱病機的重要作用,把其中有關火熱為病的病機加以演繹發揮,成為温病學派的先驅。李東垣引用《素問·太陰陽明論》《素問·四氣調神大論》等篇中的理論,以取象比類的方法,來説明脾胃為升降之樞。這些都説明了後世醫家的創新思想都要以中醫核心觀念為源泉。